• 奥多棋牌

    當前位置:首頁|
    韋崗伏擊戰——紀念粟裕大將逝世25周年
    2009-06-30 22:47:38
    作者:鳳美菊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今年是將粟裕將軍逝世25周年。粟裕的名字,是同我軍金戈鐵馬、波瀾壯闊的半個多世紀戰斗歷程緊緊聯系在一起的。粟裕一生打了很多仗。抗日戰爭時期,韋崗伏擊戰就是由粟裕親自指揮并取得勝利。該戰的勝利,象初春的驚雷,極大地震動了蘇南淪陷區,當時,老百姓把韋崗戰斗作了神奇的宣揚,這個說新四軍打死了八百、那個說打死八千多鬼子,指揮打仗的粟司令,是雙槍司令,一槍能打穿十個鬼子,還傳說馬上要打到南京、上海呢!一時有關韋崗戰斗的情況可謂眾說紛紜。
        1938年春,日軍占領了華東廣大地區。京、滬、杭、蕪各地相繼失守,敵偽及土匪得勢猖狂、無惡不作。國民黨軍隊和各級地方官員或逃之夭夭或投降附敵,江南各地己半年以上未見中國軍隊,廣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新四軍軍長葉挺、副軍長項英遵照中共中央向蘇浙皖挺進,放手發動群眾,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創建以茅山為中心的蘇南抗日根據地的指示精神,于1938年4月從第1、第2、第3支隊抽調部分團以下干部和各支隊偵察連戰士共200余人,組成新四軍先遣隊,由第二支隊副司令員粟裕(任先遣支隊司令員),率隊深入蘇南敵后進行戰略偵察。同年,4月28日先遣支隊從安徽省歙縣巖寺出發,5月19日進入日軍已占領城鎮的蘇南淪陷區,分3個組對南京、常州、鎮江方向進行武裝偵察,搜集日軍情報,調查蘇南淪陷后的社會情況,為新四軍主力進入蘇南敵后作準備。
        由于新四軍初到江南,戰士們向人們宣傳說:“我們是新四軍 ,是來打鬼子的!”。人們有的搖頭嘆氣,有的鼻孔里“哼”一聲走開了,有的說:“中央軍有飛機、大炮、還打不過,你們這幾條槍,能行?”還有的說:“你們規矩好,可打仗不來事”。總之,一般群眾對這支衣服破舊、裝備不齊的軍隊都持懷疑態度。“看來我們得和鬼子打一仗了。”粟裕對部隊說只有打了勝仗,才能打破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樹立我們新四軍的威信,鼓舞江南人民的抗戰信心。
        在粟裕積極尋找戰機時,陳毅率領一支隊主力部隊也到達江南,兩支隊伍并肩進入茅山地區。
        6月,正值江南梅雨季節,大雨下得天昏地暗,道路泥濘。部隊連著十幾天在漆黑的雨夜中行軍,疲憊極了。粟裕和戰士們一樣只有一套軍裝,無法替換,天明到達宿營地后,只好赤身裸體地把衣服架在火上烘干。整整一天,粟裕和陳毅就這樣裸著身體討論部隊下一步行動方案。“我打算沿滬寧鐵路東進到鎮江附近尋找戰機,同鬼子打一仗。現在這個形勢,不打一仗是不行的。”粟裕迫不及待地對陳毅說。
        陳毅笑道:“我們這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打吧,我支持你,一仗大勝,全盤皆活。”他翻動著衣服又問:“力量是不是還需要加強一下?”粟裕點點頭說:“這一路南來,天天在雨夜中行軍,部隊病號很多,戰斗力大為減弱,你再派點身體好的同志給我吧。”陳毅二話沒說,當即抽調了100多人,清一色的棒小伙子,組成一個連,交給粟裕。當夜,粟裕率部向鎮江方向進發,陳毅出來送行,告誡粟裕慎重初戰,戰即求其必勝!
        兩天后,部隊到達預定地區,按計劃破壞寧滬鐵路。
        這天,粟裕在一個竹林里開了一個干部會。他在會上說:“由于國民黨軍隊幾十萬人都被日軍打的慘敗,上海、南京那樣重要的城市也相繼失守,日軍長驅直入,至今沒有遭受打擊,因而認為江南很安全,敵人傲慢到了極點,三五成群沒帶武器也敢到離駐地十里遠的鄉下橫行,這正是我們襲擊敵軍的好機會。根據多次偵察,公路上每天約駛過軍車五、六十輛,從上午7時就開始往返,行車時一般都毫無戒備。我決定今天子夜行動,目標是鎮江南約30里的韋崗附近,任務是伏擊敵人車隊,要以人的代價奪取軍事上、政治上的大勝利。這是我們挺進江南后打的第一仗,十分重要!只有初戰打個勝仗,方能樹我軍的威信,擴大我軍的影響!”到會的干部們情緒很高漲,當即表示一定堅決執行命令,完成作戰任務。
        粟裕聽取了同志們的意見,親自帶領80余名戰士去執行伏擊任務。
        第二天凌晨,粟裕親自率部冒雨向韋崗以南的贛船山地區急進,這是他幾天前選好的伏擊區。
        月黑風高,山道崎嶇,部隊行軍速度卻很迅捷,拂曉以前全部進入伏擊陣地。指戰員們觀察四周,見這一帶地形險要,公路兩側均是200米左右的山巒,連綿不斷,橫亙南北,公路猶如一條長長的蟒蛇,蜿蜒于山巒之間,真是個打伏擊的好戰場,心里不由得暗自佩服粟裕。
        粟裕作了簡單扼要的動員,要求大家隱敝,迅速、勇敢、靈活,一定要打出軍威,務必求勝!然后,他派出少數部隊擔任句容方向的警戒,大部分人員就地埋伏,等待敵人軍車到來,采取突然襲擊。
        上午8時20分,天還在下著大雨,從鎮江方向傳來了汽車的馬達聲,指戰員們仍屏息靜氣,注視敵軍軍車過來的方向。雨停風起,陣風掠過,樹葉沙沙作響,更增添了幾分戰前的寧靜。
        當日軍第一輛軍車過山腳進入伏擊區,離我軍陣地50來米遠時,粟裕舉起左輪手槍,驀地從隱敝的巖石后躍起,挺身而立,命令“開火”,截擊敵軍軍車。我軍機槍、步槍一齊吐出火舌,敵車上的駕駛兵腦漿迸流,汽車歪歪扭扭地在彈雨中沖出幾十米,“轟”歪倒在公路一側。接踵而來的5輛軍車也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幾十個日本士兵端槍跳下來。一時間,槍聲、手榴彈爆炸聲、軍號聲和殺聲,震蕩山谷。殘敵在兩日軍軍官的帶領下,嚎叫著組織反擊。有的跳入公路兩沿的溝塹,有的竄入路邊的草叢,或利用地形,地物,或依托被擊毀的汽車,負隅頑抗。
        粟裕帶著警衛員躍過公路,親自指揮,戰士們堵住敵軍沖殺,機槍手端著機槍橫掃。這時,20多個敵人越過公路,亡命般地朝公路邊的一個小山頭爬去,企圖占領制高點,但他們卻沒料到粟裕早在山頭部署了十來個人的兵力,敵人離山頭還有30來米遠,我軍一陣槍響,日軍便丟下十來具尸體,滾到了公路上,我軍戰士從四面沖向敵人。
        一場白刃格斗開始了。刺刀對刺刀,槍托撞擊槍托,這是力與力的拼搏,意志與意志的較量。敵人死的死,傷的傷。有的戰士抓起爛泥巴往敵人臉上扔,日本兵的眼睛被擊中,戰士們沖上去,“撲哧”一刀要了他的狗命。
        粟裕正指揮大家猛撲殘敵時,公路一側的溝里一個已中彈的日本軍軍官突然跳起,舉著寒光閃閃的軍刀,狠命向粟裕劈來。只見粟裕手一揚,隨著“砰、砰!”兩聲手槍的清脆響聲,頑敵側倒在了血泊之中,此人便是日軍太尉梅澤武四郎。日軍在我軍的沖殺下,傷亡殆盡。
        另一日軍少佐土井潛入汽車下,也被擊斃。此次戰斗打的干脆利落。清掃戰場,計擊斃敵軍30余名,擊毀汽車4輛,繳獲長短槍20余支,日鈔7000余元,日軍軍旗、軍刀、軍服以及車中食物、保險箱、被服等軍用物資無數。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淺析軍部“大夫第”的由來
    ·下一篇:抗戰時期皖南新四軍軍部最后一份神秘電報
    ·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王賓宜參觀考察全國廉政教育基地(組圖)
    ·新四軍史料陳列展獲省級精品獎
    ·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黨員干部集中收看黨的十八大開幕盛況
    ·我館組織離退休老干部赴合肥參觀考察
    ·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開展“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宣傳活動
    ·我館參加中國革命紀念館專委會第19次年會
    ·中央黨校新疆班學員考察團來館參觀
    ·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盛華仁來館參觀
    ·愛國主義進校園 鐵軍精神育后人——涇縣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鐵軍精神進校園”巡展
    ·“鐵軍精神”巡回展走進南陵縣中學(組圖)

    云嶺·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云嶺·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云嶺·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云嶺·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js88@vip.sina.com

    云嶺·新四軍軍部舊址紀念館:
    地址:安徽省涇縣云嶺鎮羅里村 郵編:242546
    電話:0563-5901022 傳真:0563-5900315
    E-mail:N4A1941@163.com
     
    奥多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