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多棋牌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追憶緬懷
    記新中國首任江西省委書記陳正人與彭儒夫婦
    2011-01-26 20:15:55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章慕榮(解放軍)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2007年12月12日,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新中國首任江西省委書記陳正人誕辰100周年。作為井岡山地區最早的一批共產黨員,陳正人創建了中共遂川組織,參與領導了名震海內外的“萬安暴動”,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做出了突出貢獻。毛澤東在《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高度評價他是井岡山的知識分子代表。作為陳正人的妻子,彭儒絲毫不比丈夫遜色。這位依然健在的95歲高齡的革命老人,擁有四項非凡的“記錄”:中紀委唯一健在的大革命時期的女同志;唯一健在的井岡山時期女紅軍;紅軍“彭家將”中唯一健在的女將;“朱毛會師”中唯一健在的女戰士。他們一個跟隨毛澤東創建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一個跟隨朱德參加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朱毛井岡會師,正是在井岡山上,他們結成了相濡以沫、甘苦與共的革命夫婦。

      相識遂川

      1928年3月,湘南大地天寒地凍,冰封雪舞,儼然一派隆冬景象,沒有半點春天的影子。一支工農革命軍部隊踏著積雪,艱難地向羅霄山脈深處進發。當隊伍行進至一個小村莊的時候,幾位女戰士立即開始了宣傳鼓動。一位身材嬌小的女戰士尤為引人注目,她的嗓音和年齡一樣還稍顯稚嫩,可聲音卻是異常地響亮:“鄉親們,工農革命軍是我們自己的隊伍,我們要聯合起來,支援工農革命軍……”話沒說完,一股殷紅的鮮血從姑娘鼻孔中流了出來,姑娘皺了皺眉頭,迅速用樹葉將鼻孔堵上,繼續和其他幾個女戰士一道振臂高呼。

      這個女孩就是彭儒。這位出生在湖南宜章縣一個開明鄉紳家庭的小姑娘,年僅15歲就放棄了在衡陽省立第三女子師范讀書的安逸生活,與堂哥彭曬,姐姐彭堃、彭娟一道參加了湘南暴動。包括彭儒在內,整個彭氏家族共有16人參加了暴動,紅軍將士和革命群眾紛紛稱贊他們是“彭家將”。此時此刻,作為“彭家將”中年齡最小的她,正跟隨朱德、陳毅率領的南昌起義保留下來的部隊,行進在奔赴井岡山的途中。井岡山會師后,彭儒被安排在紅四軍二十九團做宣傳員。由于受錯誤路線的影響,紅二十九團冒進湘南,攻打郴州失利,全團被打得只剩下100多人。幸好毛澤東率領紅三十一團的一個營趕來接應,彭儒和戰友們才擺脫了危險境地。部隊回師井岡山途中,彭儒被組織安排到遂川縣委幫助搞宣傳工作。而陳正人已于前一年12月底,在毛澤東的建議下,由萬安調回遂川出任第一任遂川縣委書記。在遂川,陳正人執筆起草了《遂川縣工農兵政府施政大綱》,并經毛澤東修改定稿后發布,成為中國革命史上第一部真正體現人民利益的施政大綱,也成為井岡山地區和后來贛南、閩西等根據地紅色政權建設的藍本。

      彭儒到遂川時,恰逢那里秋雨綿綿,空氣中已有陣陣寒氣。可她全然不顧惡劣的天氣,與女戰士周禮、劉琛一道,全身心地投入到宣傳鼓動工作當中。這天,彭儒她們奉命上街刷寫標語。不一會兒,“打倒國民黨反動派”、“推翻蔣介石獨裁集團”、“工農革命軍萬歲”等醒目的標語就出現在了街道兩邊的墻上。姑娘們興致勃勃地提著石灰水桶,正打算換個地方刷寫,就見一位20歲左右的男青年走上來同她們打招呼說:“同志們,辛苦了,休息一下吧!”彭儒看了看男青年,天氣這么涼,他居然還赤著雙腳,腳上還沾滿了泥巴。“真是個怪人!”彭儒不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也就點頭笑了笑,沒有作聲。男青年個子不高,寬寬的額頭,一雙黑黑的眼睛炯炯有神。他仔細地看了看墻上的標語,連連夸獎道:“寫得好!不錯!”說完,還伸出手來,想和姑娘們握手。

      姑娘們見是陌生人,一個個都很猶豫,男青年見狀,笑了笑:“大家都是革命同志,不必見外嘛!你們是哪個部隊的呀?”“原來都是二十九團的,郴州失敗后,編入了二十八團。”男青年接著又一一問起了姑娘們的名字。“我叫彭儒!”彭儒話音剛落,男青年就挑起了大拇指:“彭家女將!久仰!久仰!”“過獎!過獎!”原來有這么多人知道“彭家將”,姑娘嘴上謙虛,心里卻很高興。“感謝你們對遂川縣委工作的支持!你們歇一歇吧,可不要累壞了,有什么困難就去找縣委。”男青年說完,就急匆匆地走了。沒等男青年走太遠,心直口快的彭儒就忍不住了:“找縣委!他是誰呀!口氣這么大!”周禮、劉琛也連連搖頭。碰巧一位熟識的縣委同志路過,姑娘們便向那人打聽那位怪怪的男青年是誰。聽完姑娘們的描述后,那人驚訝不已:“你們不認識嗎?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遂川縣委書記陳正人呀!”

      “縣委書記!”姑娘們一個個都很震驚,尤其是彭儒,在她看來,這個陳書記不僅比想像的要年輕許多,而且簡直活脫脫像一個中學生。“劉姐,真想不到一個縣委書記會這么年輕,這么樸素,我還以為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后生呢!還打著赤腳走路!”“你們說,這么冷的天,他怎么連鞋都不穿呢?”“肯定是沒鞋可穿。”縣委的同志走遠后,彭儒就像機關槍似的說個不停。劉琛見狀,便打趣說:“你要是心疼呀,就做一雙鞋給人家呀!”“做就做!”彭儒想都沒想就接過了話茬,“可惜我們現在沒有布,要是有布的話,可以連夜為他做一雙鞋子。”“按我們家的老規矩,只有新媳婦才給未來的男人做鞋的喲!”劉琛話里有話,彭儒的臉一下子就紅了,直往劉琛撲去:“我叫你胡說!”劉琛笑嘻嘻地躲開了,一旁的周禮也被逗得呵呵直樂。然而,似乎是老天有意的安排,姑娘們的幾句玩笑話,最終成功地演繹成了一段革命姻緣。

      真情告白

      1928年10月14日,湘贛邊界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在茅坪召開,會上,譚震林當選為湘贛邊界特委書記,陳正人當選為副書記,彭儒則被組織安排到特委從事婦女工作。彭儒打心眼里不愿去地方工作,她喜歡風風火火的軍營生活,可組織的命令必須服從,彭儒狠了狠心,這才極不情愿地跑去特委機關所在地——茅坪的攀龍書院報到。

      彭儒一到書院,就碰上了陳正人。姑娘習慣性地雙腳并攏,敬了軍禮:“報告陳副書記,彭儒前來報到。”陳正人一看是彭儒,眼睛一亮:“怎么,你沒跟部隊走?”姑娘大大方方地回答道:“陳副書記不知道嗎?我現在被調到特委來搞婦女工作了,是你的部下,請多幫助喲。”陳正人笑了笑:“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因為是我建議你來的。”陳正人的話一下子就把彭儒惹火了,明明是你建議我來的,還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我怎么沒跟部隊走,什么人呀!姑娘便語氣僵硬地回問道:“你為什么要建議我來?”“因為我了解你,也相信你一定能勝任這項工作!”

      彭儒當即就愣住了,先前的嗔惱立刻被滿腦子的疑問代替了:“不就是上次在遂川打了個照面嗎?他怎么會了解我呢?”陳正人似乎看出了彭儒的心思,便如數家珍地說了起來:“你原名叫彭良鳳,湖南宜章縣迎春鄉碕石彭家人,13歲就讀于湖南省立第三師范女子師范,14歲加入青年團,15歲參加湘南暴動。從事了不少宣傳工作,有一次你買了很多紅紙寫標語迎接工農革命軍,店老板問你買這么多紅紙干什么,你就以幫左鄰右舍寫對聯為名騙過了他,對吧?”

      “咦,你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這些我可從來沒跟別人講過呀!”

      出人意料的是,剛才還口若懸河的陳正人,現在卻漲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這……這是我聽你們老鄉講的……”“你向我老家人打聽這些干嗎?”彭儒好不容易逮著反攻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陳正人愈發窘迫,左顧右盼了好一陣子,一跺腳,壓低嗓門說道:“因為我喜歡你!”情竇初開的女孩哪見過如此直白的求愛方式,彭儒的內心掀起了狂瀾,臉刷地紅了,一轉身遠遠地跑開了……

      雖然陳正人的表白令彭儒有點不知所措,可隨著共事時間的增多,兩人的交往也就多了起來,彭儒漸漸被陳正人的領導才能和工作能力所吸引,而陳正人也會不時抽空指導彭儒如何更好地開展婦女工作。這天,彭儒剛從外地執行公務回來,一進特委大門,就聽到小通訊員在身后喊道:“彭姐,你的信!”“信?哪里來的?”姑娘都好幾年沒有收過信件了,自然倍感意外。“你自己看吧。”小通訊員把信交給彭儒,做了個鬼臉便跑開來。

      彭儒一看信封上工整的毛筆字,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咚咚地跳個不停:是他!姑娘連忙跑到一個沒人的角落,定了定神,撕開了信封。信紙是一張粉紅色禮札紙,上面是一排排工整的毛筆字,是用文言文寫成的:

      彭儒同志惠鑒:

      泉城幸會,已是月余……

      落款赫然寫著“陳正人”。

      雖然彭儒不太讀得懂古文,但陳正人的款款深情姑娘還是看出來了,她惴惴不安地往嫂子吳仲廉和好朋友賀子珍的房間跑去。到了門口,正在猶豫中,吳仲廉和賀子珍笑著走出門來,彭儒急忙迎上去:“你們看,這該怎么辦呀?”說著,姑娘就把信遞給了她們。

      吳仲廉和賀子珍看完信后,彼此對視了一下,會意地笑了笑。賀子珍先開了口:“妹子,這可是好事呀!”吳仲廉緊接著問:“良鳳,你想怎么辦?”彭儒沒有應答,只是低頭沉默。賀子珍見狀,便沖彭儒嚷道:“說話呀?你這是怎么啦?”彭儒這才抬起頭,小聲嘀咕道:“我就是不知道怎么辦才來找你們的嘛!”吳仲廉忍不住樂了,說道:“正人年輕有為,工作干練,能力很強,作風樸實,立場堅定,這個人很不錯。”賀子珍接著趁熱打鐵:“對,你嫂子說得沒錯。依我看,既然他給你寫了信,如果你也認為他不錯,就給他回一封吧。”“這種信怎么寫呀?不回!”彭儒心里很急,卻又十分不好意思,便擺出了一副硬邦邦的樣子。

      彭儒心里的小九九哪能逃得過吳仲廉的眼睛,她便不緊不慢地開導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話怎么能這樣講呢?正人很不錯,嫂子不會看錯人。你回他一封信,再接觸接觸嘛!”“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寫呀!”彭儒的話倒也不假,雖然她的文化水平不算低,可平生第一回收到情書,更不用說如何給對方回信了。但既然彭儒愿意了,還有什么好說的呢?吳仲廉便自告奮勇道:“來,我給你參謀。”

      就這樣,由吳仲廉執筆,彭儒給陳正人回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

      陳正人自打給彭儒寫好信后,也是惶惶不安,因為先前已經“嚇”跑過一次彭儒了,這次更為大膽的舉措,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接受。等拿到彭儒的回信后,陳正人一口氣看了十幾遍,心中的石頭這才落了地。當天晚上,陳正人就約彭儒出來散步。“彭儒,你的信寫得真好,不愧是女三師出來的。”陳正人率先打破了沉默。“這不是我……”嘴快的彭儒差點沒說漏嘴,急忙改口道,“寫得不好,你過獎了,你的文筆才好呢!”陳正人怕彭儒著涼,便將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到了彭儒身上,深情地看著彭儒,然后握住姑娘的手,動情地說道:“我們結婚吧!”彭儒羞澀地將頭輕輕地埋進陳正人的懷里,輕輕地應了聲“嗯”。兩顆年輕的心,碰撞出了絢麗的火花……

      井岡風云

      一個月后,陳正人和彭儒這對有著共同理想、共同事業的年輕人幸福地結合了。為了不給組織添麻煩,他們沒有辦婚禮,也沒有張羅著找新房,就連床和被子也沒有準備,幸好傅穆大姐主動讓出他們夫婦的房間和床鋪,小兩口才算有了個洞房。婚后第三天,陳正人便和彭儒分開,各自回到原來的住處了。

      前方的紅軍回到井岡山后,聽說陳正人和彭儒結婚了,吵著鬧著要喝喜酒,陳毅更是干脆擺出一副喝不到喜酒誓不罷休的架勢,大嚷著:“沒喝喜酒,不算數,不承認。”夫婦二人實在是被“逼”得沒辦法了,便托遂川縣委的同志買了一只大母雞和一些豬肉,煮了兩臉盆的菜,還搞了一些米酒,又架起一張門板當桌子,擺了一桌簡單的婚宴。趕來喝喜酒的陳毅、宋任窮、楊至成、彭琦、吳仲廉等人,毫不客氣地你一口菜、我一塊肉地搶著吃,這是他們在用自己獨特的方式,熱熱鬧鬧地表達著對這對革命伴侶的祝福。

      1929年1月,毛澤東在寧岡縣柏露村主持召開了柏露會議,決定紅四軍主力向贛南閩西進軍,開拓發展革命根據地,紅五軍、王佐的部隊以及湘贛邊界特委的同志奉命留守井岡山,陳正人和彭儒都留了下來。大部隊離開井岡山后,留守部隊生活異常艱苦,缺吃少穿,陳正人和彭儒堅持和普通戰士一樣,只穿舊單衣御寒。夜里山上寒風凜冽,夫婦二人常被凍醒,他們便在地上鋪一層干稻草,或者干脆將稻草塞進被套里,蓋著御寒。如果還是凍得睡不著的話,夫婦二人便在房子中間燒上一小堆火,相互依偎著,彼此為對方取暖。

      是月,湘粵贛三省30個團的敵軍分六路向井岡山地區進犯,彭德懷、陳正人指揮著不到1000人的留守紅軍,堅守在五大哨口與敵搏斗。彭儒則領著婦女宣傳隊在戰壕里不停地向敵軍喊話,展開陣地宣傳攻勢。經過七天七夜的浴血奮戰,終因眾寡懸殊,加之有叛徒為敵軍帶路,紅軍被迫撤出陣地,井岡山失守了。在撤退途中,彭儒在山腳下的一個小村邊看見了不遠處的陳正人,此時他正在用嘶啞的聲音指揮群眾疏散撤退和堅壁清野。從敵軍進攻開始,夫婦二人就沒見過面,丈夫原本白凈的臉眼下已被硝煙熏得烏黑,破棉襖里綻出的棉絮被凜冽的寒風吹得四處亂飛。彭儒忍不住鼻子一酸,她是多么想上前與丈夫打個招呼呀。可情況緊急,任務緊迫,革命戰士哪能把兒女情長放在首位!彭儒拼命壓抑自己的情感,立即投入到疏散群眾的工作當中,直至剩下她和陳正人以及特委委員王佐農與敵人在大山中周旋了數十天。

      眼見特委機關只有三個人留在山上,陳正人內心焦急萬分,便與彭儒和王佐農商量道:“我們要迅速去找地方黨組織開展工作,收容部隊堅持斗爭,井岡山的紅旗絕不能倒!”彭儒被丈夫不屈的英雄氣概所感染,當即提出分頭去找。王佐農勸住了彭儒,提出自己先回遂川老家找地方組織,誰知他一走就音訊全無,山上又下起了鵝毛大雪,陳正人和彭儒在雪地里寸步難行,只能就著冰凌和野菜充饑,彭儒耐不住嚴寒,病倒了。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蕭華將軍夫人王新蘭:傳奇而浪漫 紅色戀歌
    ·下一篇:謝飛在浙東十六戶
    ·蔡暢:永遠的“大姐” 永遠的長征(組圖)
    ·在長征中幾度遇難幾度脫險的鄧穎超(組圖)
    ·紅軍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將領張琴秋(組圖)
    ·祝賀女紅軍王定國103歲壽辰活動在京舉行(組圖)
    ·李堅真:從童養媳到女紅軍和革命家(組圖)
    ·開國元勛、紅軍后人相聚在長征集結出發地紀念中央紅軍長征出發80周年主題系列活動在于
    ·劉英:從“小麻雀”、女紅軍到女革命家(組圖)
    ·女紅軍鄧六金一生走過的六個“金”步(組圖)
    ·吞針犧牲的女紅軍吳富蓮(組圖)
    ·女紅軍老校長林月琴誕辰100周年紀念會在京舉行(組圖)
    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女紅軍紀念館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js88@vip.sina.com
    奥多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