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多棋牌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追憶緬懷
    王桂蘭:“犧牲”過兩次的女紅軍
    2011-01-26 21:00:56
    來源:云南日報
    作者:楊燕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11歲,沒有名字的她參加了紅軍,紅軍給她取了個名字——王桂蘭;第一次參加戰斗,她用手中的手榴彈狠狠地砸向敵人,并繳獲了一支手槍;過草地時,發高燒昏死過去的她被誤認為已經犧牲,半夜里,大雨澆醒了她,她掙扎著爬回了帳篷;抗日戰爭期間,被稱作“娃娃女縣長”的她因為過度勞累患上怪病,經搶救無效被宣布“犧牲”,晚上,被凍醒的她爬出了停尸房,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走進省中醫院住院部10樓王桂蘭的病房,只見老人正倚在床頭半躺著,在紫紅色的真絲夾衣的映襯下,她的臉顯得有些蒼白。伸手用力握住老人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老人的手軟軟的;望著微笑著的老人的臉,那眉眼間偶爾一露的剛毅,在我們眼前勾勒出昔日那個能說會唱,風風火火,不怕苦、不怕死的川北辣妹子形象。

        報血仇,11歲參加紅軍,揚眉吐氣第一次做了自己的主人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為了還債,才6歲的王桂蘭被賣到了地主家。

        “現在這個年歲的孩子,可能還要撒嬌讓媽媽喂飯。可我小女子天不亮就得起床,燒水做飯,侍候地主家一大家子人。我個子又瘦又小,干什么都要搬個小凳子,一不小心打爛個東西,那少不了一頓毒打,屁股和背上留下十幾個青紫的印子。”說起這些往事,王桂蘭仍舊淚水漣漣。

        有一次王桂蘭又被毒打,爹娘聞訊趕來找地主評理,惱羞成怒的地主又逼王家還債,王桂蘭的父親又急又氣含恨而死。父親死了,王家的天就塌了,欠的債更還不上,地主帶著人硬收了王家僅有的一畝活命田,并帶人挖田地里的王家祖墳,王桂蘭的媽媽拼死阻攔,一頭撞在墓碑上撒手人寰。

        1932年12月,紅四方面軍由陜西南部進抵四川北部的通江、南江、巴中地區,開始了創建新的根據地的斗爭。被多次買賣的王桂蘭也逃回了老家。一天,在老灌場上,王桂蘭看到趕集的人們都擠在大青樹下,也好奇地擠進人群。原來是紅軍在宣判幾個惡霸地主,宣傳革命、招募紅軍。看到逼死爹娘的地主和地主婆也在里面,王桂蘭撲上去要他們償命。一個女紅軍扶起王桂蘭對她說:“要報仇就參加紅軍!”

        王桂蘭來到招兵站,一個大個子問她:“你多大了?為什么要當紅軍?”

        王桂蘭一邊抽泣著一邊回答說:“11歲了。他們逼死了我的爹娘,我要報仇!我要跟著你們鬧革命!”

        大個子紅軍一邊幫王桂蘭擦淚一邊說:“干革命不興哭。叫什么名字?”

        王桂蘭回答說:“從小到大,人人都叫我小女子。”

        “你總有個姓吧?”大個子紅軍又追問道。

        “我爸姓王,都叫他王老漢。”王桂蘭的話把大伙都逗笑了。

        大個子紅軍說:“好!我們要你啦。名字嘛,我給你取一個,就叫王桂蘭吧,桂花的桂,蘭花的蘭。當紅軍就改變了咱窮人的命運,咱窮人也要富貴他一次,紅紅火火地開一次花。”

        從那天起,王桂蘭就剪掉辮子,戴上八角紅星帽,穿上藍軍裝當上紅軍走上了革命道路。

         上戰場,婦女獨立營戰斗中顯神威,王桂蘭為自己奪得第一支槍

        隨著一大批婦女參加紅軍,紅四方面軍組建了青一色的婦女武裝——紅色婦女獨立營。王桂蘭被調到少共婦女部部長李金蓮身邊當了勤務員。

        王桂蘭還記得她參加的第一次戰斗。

        1933年10月,劉湘集結川軍各路勢力,向川陜蘇區和紅四方面軍發動六路圍攻,企圖把紅四方面軍消滅在大巴山地區。紅四方面軍進行了勇猛的抗擊。戰斗進行到第7天,總部命令婦女獨立營乘夜急行軍至青崗棵之后,伏擊可能潰逃的敵人。婦女獨立營在營長吳朝祥和少共婦女部長李金蓮的帶領下,翻山越嶺悄悄從敵人封鎖線中插了過去。第二天到達了預定位置時,卻發現山頭已被敵人占領。為保證完成任務,營領導布置了攻擊方案,可連續進攻了幾次都沒有成功。這時,敵人發現對手全是女兵,就高興地怪叫、亂喊起來:“哈哈,‘紅匪’全是女的呀!沒什么可怕的!”“喂,過來吧,給我們當姨太太享福吧……嘿嘿……哈哈……”

        這種侮辱激怒了每個戰士,大家群情激奮要沖上去拼命。吳營長穩住大家,察看了地形后說:“讓他們再狂一陣子,李金蓮帶兩個排從右山谷繞到敵后發起攻擊,我帶部隊正面逼近,打他個措手不及!”

        王桂蘭跟隨李金蓮順山溝繞到敵后。那些家伙完全不把女紅軍當回事,正嘻嘻哈哈地亂作一團,毫無防范。待靠近敵人后,李金蓮舉起駁殼槍高喊一聲:“打!”,女戰士們就把手榴彈投進了敵人堆里。還沒等敵人醒悟過來,就猛沖進敵人堆里與敵人散打起來。王桂蘭手握剩下的一顆手榴彈,像使用鐵錘一樣拼命砸向敵人的頭部。血濺了她一身,可她一點也不害怕,心里只想著,這是她第一次親手為爹娘報仇,要多殺幾個敵人。

        吳營長聽到槍聲,也率部隊沖了上來,兩面夾擊,山野里回蕩的女高音不是在唱山歌,而是令敵人膽寒的喊殺聲:“繳槍不殺!”“放下武器,紅軍優待俘虜!”

        戰斗中,眼尖的王桂蘭發現一個裝死的敵人正偷偷摸出手槍,準備射擊吳營長,她飛起一腳,槍響的同時手槍飛落在吳營長的腳邊。槍打偏了,吳營長拾起槍在手中掂了掂,用槍抵近被王桂蘭踩著脖子的敵軍官的腦袋輕蔑地笑笑,然后對王桂蘭說:“干得不錯,小同志,這算是你繳的槍,我代表營部把槍授給你,用它多消滅敵人!”

        年少的王桂蘭人沒有步槍高,一直未配槍。現在,有了手槍,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戰斗結束后,她把手槍別在腰間,神氣地在人群里走動,經過戰斗的洗禮,她覺得自己這個娃娃兵已成為了真正的紅軍戰士了。

         過草地,饑餓、傷痛、泥沼奪去無數年輕的生命,王桂蘭奇跡般死而復生

         “過草地,苦呀!”70年過去了,當王桂蘭回憶起當年過草地的情景時,還是發出了深深的感嘆。

        1935年8月,紅一方面軍、紅四方面軍合編后分為左右兩路,在毛爾蓋集中后向北挺進。王桂蘭跟隨右路軍從毛爾蓋向班佑地區進發。

        茫茫的大草地分為旱草地和水草地。一開始還好走,戰士們大都設法弄到一根柳木或槐樹棍子用于探路。走了大約200多里,就進入了荒無人煙的水草地。到處是水,只能踩在浮在水面上大小不一的草墩上行走,一不小心就滑進爛泥里,越掙扎越往下陷,幾分鐘就將人吞沒了。

        這大草地,天氣反復無常,一會兒太陽曬得頭昏,一會兒云霧翻騰,傾盆大雨中夾著冰雹,渾身淋透讓人凍得發抖。晚上找一塊高臺地,用斗笠、油布、被單支一支過夜,又大又狠的怪蚊蟲,叮得戰士們滿身是包。更糟的是糧食吃完了,拔草根、找野菜,最后連羊皮褂也當糧食吃了下去。

        王桂蘭和幾個女同志是抬著傷員走,一步兩滑,你陷下去她爬出來,滿身是泥。大概這樣走了三四天,她的肩頭磨破處化膿發炎,感染后發起了高燒。傷員不能丟,戰友不能丟,她咬著牙硬挺著艱難地一步一步向前走。走到了宿營地,一頭栽倒再也爬不起來,昏迷過去了。

        王桂蘭回憶說:“夜里,恍惚聽見戰友呼喚我的名字,可我怎么也講不出話,睜不開眼睛,有人說:‘可惜,這個小同志不行了,這么小就犧牲了,哎,不要讓老鷹野獸吃了身子,向她告個別埋了吧。’大伙身體虛弱,又找不到挖坑的工具,就從草地里搬些泥塊、草墩子,把我蓋上,草草壘成一個小墳包算是安葬了我。”

        “下半夜,下起一場暴雨,雨水中夾著雪粒,冰冷的雪水灌進了墳包,刺骨的寒雨竟然給我降了體溫。透過沖開的墳包裂口,我深深地呼吸著冷空氣,慢慢抖著身體,漸漸擠開了墳墓,咬咬牙坐了起來。聽到動靜,半睡半醒的同志們睜眼一看,嚇得大叫:‘鬼!她變成鬼啦!’嘩的忙往后退。我招招手說出一句話:‘我活著,給我一點熱水喝!’驚呆了的同志們才圍上來,把我拉進被單搭建的帳篷里,給我披上被子,送上熱水,讓我吃下了僅有的一點青稞粉。就這樣,我奇跡般地活了下來。第二天,為了讓我盡快恢復,戰友們抬著我、輪流背著我走了一天。第三天,我感覺好多了,心想,不能再拖累同樣虛弱的戰友,堅持自己跟著走。一路上,看著座座用草掩埋的墳塋,人人心如刀絞,小墳包上放置著縫著紅五星的軍帽,沒有墓碑、沒有姓名,好多戰友把自己燃燒的青春生命,留在了這茫茫的草地。”

        為抗日,“娃娃女縣長”忙碌中染上怪病,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到達陜北后,王桂蘭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作為培養對象被送往延安女子大學深造,畢業后被派往甘肅省曲子縣當了副縣長。

        王桂蘭說,那時的工作真多,天天忙得不知睡、忘了吃。要帶領群眾清匪反霸、減租減息,組織地方武裝;要組織群眾加強生產,多打糧多養牛羊;還要動員婦女們做軍裝、做軍鞋支援前線。那時候,她整天風風火火地工作,與老鄉們打成一片,吃一鍋飯,睡一張炕,不少老鄉認她做“干女兒”。群眾也十分信任她這個十六七歲的縣長,都親熱地叫她“娃娃女縣長”。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葉冰:長征中的背糧女戰士
    ·下一篇:謝飛在浙東十六戶
    ·蔡暢:永遠的“大姐” 永遠的長征(組圖)
    ·在長征中幾度遇難幾度脫險的鄧穎超(組圖)
    ·紅軍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將領張琴秋(組圖)
    ·祝賀女紅軍王定國103歲壽辰活動在京舉行(組圖)
    ·李堅真:從童養媳到女紅軍和革命家(組圖)
    ·開國元勛、紅軍后人相聚在長征集結出發地紀念中央紅軍長征出發80周年主題系列活動在于
    ·劉英:從“小麻雀”、女紅軍到女革命家(組圖)
    ·女紅軍鄧六金一生走過的六個“金”步(組圖)
    ·吞針犧牲的女紅軍吳富蓮(組圖)
    ·女紅軍老校長林月琴誕辰100周年紀念會在京舉行(組圖)
    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女紅軍紀念館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js88@vip.sina.com
    奥多棋牌